<code id='2ivzs'><strong id='2ivzs'></strong></code>

    1. <fieldset id='2ivzs'></fieldset>
      <dl id='2ivzs'></dl>

      1. <span id='2ivzs'></span>

        <i id='2ivzs'><div id='2ivzs'><ins id='2ivzs'></ins></div></i>
      2. <tr id='2ivzs'><strong id='2ivzs'></strong><small id='2ivzs'></small><button id='2ivzs'></button><li id='2ivzs'><noscript id='2ivzs'><big id='2ivzs'></big><dt id='2ivzs'></dt></noscript></li></tr><ol id='2ivzs'><table id='2ivzs'><blockquote id='2ivzs'><tbody id='2ivz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ivzs'></u><kbd id='2ivzs'><kbd id='2ivzs'></kbd></kbd>
      3. <i id='2ivzs'></i>
        <acronym id='2ivzs'><em id='2ivzs'></em><td id='2ivzs'><div id='2ivzs'></div></td></acronym><address id='2ivzs'><big id='2ivzs'><big id='2ivzs'></big><legend id='2ivzs'></legend></big></address>

          <ins id='2ivzs'></ins>

          金融开放下的金融市场走势如何?专家学者热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配股用鑫东财配资_神机策股票配资_武汉股票配资公司

              面对全球贸易的新特点,全球市场将会面对哪些新的风险与挑战?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又将面对怎样新的前景?在11月29日召开的2019中国金融年度论坛暨金融街金融市场峰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上述问题展开了讨论。

              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长屠光绍出席并发表演讲。屠光绍表示,“由于中国参与全球化比较晚,所以我国既是全球化的后来跟随者也是深度融入者。此外,中国经济市场很大,对全球经济增长起到了巨大作用。”

              面对全球化何去何从的巨大挑战,屠光绍表示,“我们应该坚持全球化方向,而且我们坚持全球化的方向,从理念上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他看来,中国积极推出了WTO改革建议,而且采取了进一步扩大开放,这就是表达中国对全球化负责任的态度。

              此外,屠光绍还指出,也要抓住区域化的机遇,重视双边化,这也意味着中国将来在这三个方面要同时付出努力,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扬分析了全球经济发展所面临的现实问题,包括金融创新能力不足、全球债务愈演愈烈、人口结构日益恶化、收入分配不公等。

              在此背景下,李扬着重关注了国内经济发展面临的五个问题:通胀结构化、地方财政状况不理想、资本产出和投资率双双下降、经济减速将延续较长时间、杠杆率不断攀升。针对这五个问题,李扬指出,“面对今天的问题还是要改革,不改革其实是没有出路的。而改革应从几个方面入手。”在他看来,首先是要以创新为本,全面提升产业水平,要发挥投资的作用,加速推进企业改革,把企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加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后是发展金融科技和对外开放。

              “形势肯定是下行,全球下行、中国下行,好在中国不算最坏的。最好的是中国对这个事情看得很清楚,知道该做什么,而且我们有坚强领导来领导我们做,因此我们对未来还是应当保持信心。”李扬说。

              光大信托董事长闫桂军在会上表示,目前信托发展商业模式与整个社会对信托转型发展要求不太匹配。在他看来,信托业务模式要向基金化、证券化、资产管理化转变,彻底改变类信贷、类银行业务模式,由影子银行向真正的资管机构转型。同时,还需要建立信托公司创新容错机制,鼓励信托公司创新转型发展。

              他指出,信托业经过多年发展,已具备了较完善的产品、风控、营销管理体系,应鼓励信托公司发展公募资管业务,尽快出台相关准入政策,实现公募业务市场的有序、多元竞争格局。“建议全面放开债券承销和发行资格准入,发挥信托优势,盘活社会庞大的存量资产,降低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闫桂军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金融开放的大背景下,信托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也开始加快。近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取消了境外金融机构入股信托公司应具备的“总资产不少于10亿美元”的数量型限制门槛要求。对此,闫桂军表示,“实践证明,越开放越强大,放开股权比例限制,可以股权为纽带,整合中外资金融机构的协同能力、优质资源,共同为全球经济增长和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服务。”

              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局副局长张雪春重点阐述了金融危机以后发达国家片面依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及其对我国当前宏观经济政策的启示,她指出,量化宽松和负利率政策的负面效应已经显现,甚至加剧了已经存在的贫富差距问题。

              张雪春表示,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主要发达国家在老龄化、全球化的背景下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其实是如何提高劳动生产率,以及平衡经济增长和收入分配的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更重要的就是需要依靠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但是在民粹主义盛行的大背景下,很多国家的结构性改革在政治上难以达成共识,以至应对危机的临时性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也迟迟无法推出。

              “面对复杂的经济金融环境我们国家应该吸取发达国家片面依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教训,珍惜货币政策空间,畅通货币政策传递机制。当前我国是少数没有量化宽松,没有零利率,没有负利率的国家,我们的货币政策是有空间的,但是流动性易放难收,政策空间不能被随意挥霍。”张雪春进一步强调,“我们需要改变当前金融市场以银行资金为主导的同质化格局,加快建立多层次的股权市场和债券市场,尤其是适应高风险投资者的股权和债券市场,同时监管部门也应该加大对中小银行的信息披露,让市场能够区分高质量中小银行。”

              “总之,我们面对经济向高质量转型和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带来的下行压力,货币政策不能单兵突进,需要协同财政政策和其他结构性改革,目的是要提高我们的劳动生产率,解决好收入分配的问题,这也是我们要实现两个百年目标的先决条件。”张雪春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